西西弗的幸福
【字体:
西西弗的幸福

作者:佚名    信息中心来源:豆瓣读书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3

荒谬无处不在,时刻提醒着我们这个世界的残酷与不完满。无意义、无价值、更无公平与真理,现实时刻不忘向我们呈现它荒诞的獠牙。悲观的时候,你说这世界好象一个黑洞,将一个个绝望又迷惘的人拖进深渊。伤痛的时候,你说现实未必真的复杂,却一定荒谬,荒谬得丧失了是与非的标准,荒谬得沦陷了价值的准则,荒谬得让一个个天真的孩子睁圆了眼睛,却无所适从。

然而加缪说,荒谬是无从消除也无需消除的。活着,带着世界赋予我们的破裂去生活,去用残损的手掌抚平彼此的创痕,固执地迎向幸福。因为没有一种命运是对人的惩罚,而只要竭尽全力去穷尽就应该是幸福的。拥抱当下的光阴,不寄望于空渺的乌托邦,振奋昂扬,因为生存本身就已经是对荒谬最有力的反抗。如此的话语,是这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带给我的力量与振奋。

加缪从荒谬哲理的高度把人的态度概括为三种:其一是生理上的自杀:在无法摆脱的阴影面前选择自行消失,而摆脱荒谬的重压与人生的无意义——这是种消极逃避、俯首投降的态度。其二是哲学上的自杀,这是在精神领域里从现实面前逃避开,隐遁到上帝、来生、彼岸或神秘的天国去,从而进行自我理性的窒息与自残。而第三种态度,奋斗抗争的态度,则被加缪高度浓缩在了对西西弗神话的改写之中。人在荒谬境况中的自我坚持,永不退缩气馁的勇气,尤其是在绝望条件下的乐观精神与幸福感、满足感,所有这些都昂扬在《西西弗的神话》里。

西西弗的故事来源于希腊神话,这个触怒了诸神的冒犯者被加缪称为“荒谬的英雄”。加缪的西西弗面临着命运已决的判决,作为一个被永久性放逐的个人,徒劳而无止境地重复着被消解了意义的苦役,然而却是幸福的——正如同临刑前的默里索所感受到的一样。这是因为洞见而获得的自由,是因为自由而成就的自得与幸福。推着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永无止境地曝晒在烈日之下的西西弗,拥有普罗米修斯式的崇高与庄严。

整个人类生存的荒谬性都蕴于这一角色之中,然而其中同时饱含着的,却是人类与荒谬命运抗争的所有勇气与激情。以“荒谬和自杀”开篇, 而用《世界是我们最初和最后的爱》作收束,《西西弗的神话》因此成了一部如此深情的文集。对于坚信“最伟大的作家必是哲学家”的加缪而言,这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却是他的哲学思想最浓缩的精华所在。

正如封底上的那段文字所言:“加缪向那些觉得世界是荒谬的人说话,向那些觉得人类历史和存在没有任何固定意义或目的,却仍然在这个荒谬世界中从事活动问题的人说话”。二十世纪的加缪因此成为了那个时代里警世文学传统的坚定而特立独行的传播者,将人道主义的激情同时融铸到存在主义哲学之中,唱出了人类荒谬生存最悲怆而又崇高的悲歌。

    (独行人辑)

信息中心录入:多媒体信息服务部    责任编辑:dmt 
  • 上一篇信息中心:

  • 下一篇信息中心: 没有了
  • 韶关学院图书馆 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广东·韶关 邮编:512005 E-mail:tsgbgs@sgu.edu.cn 电话:0751-8120089